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4-(XINWE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6:31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天齐灏手伸了伸,夏满秋警惕地瞪着他,让他伸也不是,不伸也不是。

夏满秋红唇一咬,道:“不用你管!我自己能治!”

天齐灏瞧着她那痛得煞白的俏脸,勾嘴嗤笑道:“别逞强了!你若是会,还用得着这般呆坐着不动,光嘴凶有什么用!顶多我不看就是!”

他倒是说到做到,拿了条锦帕将眼睛蒙住 ,随后伸手将药给她敷在伤口上。

夏满秋唯恐他趁机沾自己便宜,神经绷得紧紧,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待他上完药,她也急出一头热汗。

天齐灏摘下锦帕,瞧着她,嘴角扯扯,继而又给她将那条崴了的腿治好。

夏满秋见他平日放荡不羁的,医术到是不错,不亏是神君和凤王的儿子,只是不知这小子将来是继承神君,还是继承凤王?据说他的原身是只七彩凤凰,想来现身后一定很牛叉的紧!

仅这一会夏满秋已神游太虚,天齐灏干完活,双手抱环有趣地望着她,见她一会发愣,一会发傻,砸嘴道:“白痴女!”

夏满秋倒是耳尖,纤手拳头紧握冲他举举道:“你说谁?”

“还能有谁,自然是你了!没见过帅哥么,看得眼睛都不眨!不过,爷愿意被你看!怎么样,还要不要看得仔细些!”

天齐灏死皮赖脸的将脸朝她凑近来,吓得夏满秋赶紧移开眸光。

老实说,这人皮相确实不赖,不过与她大师兄相比,她还是喜欢大师兄的飘逸出尘。

“死远点!”夏满秋身躯往后退退,这一动不免又牵动了伤口,痛得她龇牙咧嘴。

她这伤是被尖石划破的,刚掉下崖那会,她没觉得怎么疼,直到落地后才觉皮开肉绽,疼痛难耐,好在是伤在暗处,若是伤在脸上,岂不毁容了,都怪这混小子,若不是他生事,自己哪会这样!

她动不了,也不能老呆在崖下。

天齐灏见天边已泛起鱼肚白,想来一夜未归,自家妹子还在花楼里,忙找传音符,哪知那东西已不知去向,敢情是在打斗中遗失了。

罢了,回去看看就是!

夏满秋见他要走,忙唤住他道:“喂,荒山野林的,你不能将我一个人留下!”

天齐灏见这女人总算开口求自己,好笑道:“你不是挺能的么!这点伤就受不了了!放心,你皮糙肉厚,就是那些野兽来了也不见得对你有胃口!”

说时,身躯一晃,飞上了悬崖,气得夏满秋真想拿石子砸他。

混蛋,下回别让自己逮着机会,不然定让你好看。

夏满秋到底有些怕,这崖下风大,时不时鬼哭狼嚎声一片,她瑟瑟身躯,打起寒噤,半刻都不敢再呆,忙用了遁地术,爬上了山崖。

昆仑派的弟子找到她时,她一身是土,灰头灰脸的,有个女弟子见她这样,捂嘴笑道:“师姐,你这遁地术怎用得跟兔打洞似的!”

夏满秋没好气地道:“死丫头!没瞧见姐姐我,屁股受了伤么!”

这位女弟子一瞧,见她衣裳上真有血,不好意思地过来扶她,又见她裙子下摆破了个大洞,这大洞裂得十分规整,不像是被树枝类勾破的,倒像是被人用手撕开的。

这位女弟子立马发挥奇思妙想象:“师姐,昨晚被人非礼了?是那魔头么!据说那魔头很好色的!哟,这衣上全是血,敢情一定很激烈!”

夏满秋简直要疯了,她被那混蛋欺负了一晚上,憋了一肚子怒火,眼下还要被自己的师妹八卦,忙瞪她道:“闭嘴!不是你想得那样!姐只是掉下悬崖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这位师妹一脸失望。

其实这位师妹听说那位魔神是位超级大帅哥,若是满秋师姐真被魔神非礼,在她眼里到是好事,因为这位师姐实在不够温柔,简直丢了她们女人的脸,若能被人修理,改了性子,那才是好事。

夏满秋自然不知这位小师妹的心思这般龌龊,好像巴不得她被人非礼。

不过她的伤确实行动不便,只能依仗这位小师妹将她送回昆仑。

玉虚子见夏满秋负伤回来,摇头叹气道:“你这孩子,为师早跟你说过,那是勾栏之地,你是女子,那种地方不合适去,看把自己伤得……”

“师父,您别听她们胡说,我这是被石头划伤的!不信你去问……”夏满秋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差点说出“齐天灏”三字,好在及时打住,不然她是跳进黄河都难洗清。

玉虚子摇头,“惹事生非!罚你三个月不许下山!”

“为什么?”夏满秋一脸不服气。

“身为女子,该有女子的样,别整天当自己是小子,成日在外胡来!再过一百年,你大师兄也历数圆满归来,你不想嫁他了?”

玉虚子不由提醒她。

夏满秋与宫香珏是他一手带大,这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他一早就看好他们,只待宫香珏历数圆满就让他继认掌门,顺便替他们完婚。

夏满秋嘻嘻一笑,她自然是希望嫁给大师兄的,她从小就喜欢大师兄。

“弟子全听师父的!”夏满秋嘟嘴嘻笑道。

之后几日,夏满秋都老实实地呆在昆仑山上修炼,只盼着大师兄宫香珏能快快回来与她成婚。

这日,她修练完打算去向玉虚子请安,见玉虚子屋里有客人。

听声音像是个年轻男子,细辨下,这声音十分耳熟,让她想到了天齐灏。

这混小子来昆仑做什么?

她屏气凝神,只听屋内的天齐灏道:“下界妖魔犯乱成灾,仙尊怎还能如此坐得住?”

他这是用得激将法,想干吗?让师父出山除魔卫道,师父这把年纪了,已显少出门,这混蛋怎不叫他老爹出兵,他老爹不是万连山的宗主么?相比下,比昆仑要强的多!莫不是他有难言之隐?

只听玉虚子幽幽开口道:“天少主,有事相求,何必与本座兜圈子,不妨直言!”

“果然瞒不住玉掌门!事情是这样的,我呢带阿妹下界玩了两天,中间出了点意外,回头,阿妹不见了,我细细调查发现,阿妹是被妖魔掠走的!所以……才来请玉掌门帮忙!”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有多少人在追文的,出来露个脸哈!

株洲市厂房楼板承重鉴定中心

沼气池防水板焊接机土工膜焊接机供应商

太平畈乡霍山米斛苗盆栽厂家石斛盆景价格优惠

新乡市政穿线PVC双壁波纹管严格控制生产步骤

在线式防爆露点仪济南德国进口露点仪代理

可卸式垃圾车惠州大型垃圾车厂家

辽宁鞍山市12吨随车吊厂家12吨随车吊参数

供应信阳绿化工程PE打孔渗水管供应行情

全数控小导管冲孔机价格小导管冲孔机冲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