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问政方兴未艾有话问市长受网友追捧

发布时间:2021-01-22 01:58:42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关键词:理性

通过“有话问市长”的成功,以及后来奥一网一系列网络问政活动取得的积极反响,可以看出,一场高质量的网络问政,需要开明包容的官方,更需要热情、理性而又富有建设性的网民群体。

网民提出问题,媒体收集提交,市长副市长作答,由南方都市报和奥一网联合开辟的“有话问市长”栏目,自2006年启动以来,在民众与官员之间搭起一道良性沟通互动的桥梁,也成为早期网络问政的一个典型样本。

“有话问市长”受网友追捧

2006年3月15日,正值当年深圳市“两会”召开前夕,奥一网首页出现一条“有话问市长”的红色标题,很快,这条醒目的帖子便被网友狂热点击,点击量一路攀升。

“随着电子时代发展而日益壮大的网民群体,已经是一支重要的意见力量,如果能让他们就城市发展和关系各自切身利益的话题向市长问话或提建议,一定会得到积极响应。”奥一网执行总编辑蓝云回忆说,“有话问市长”栏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而栏目启动后网友参与的热情,也印证了事先的设想。

在 “有话问市长”栏目开辟当天,就有1000多名网友阅读帖子,网友跟帖发言问话则超过200条,在网友的问话中,涉及看病难、看病贵、房价高、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大量事关民生的问题。不少网友对这一发言平台表示期许,一位奥一网友称,平时反映问题一般通过信访、写信给相关部门等方式,这些渠道程序都比较麻烦,而通过网络直接留言,并能反映到市长那里,不仅反映问题的程序简便很多,效果也会更好。

正副市长接招与网民互动

仅仅得到网友的反馈还不够,既然是互动交流平台,能否得到市长们的回应才是“有话问市长”能否成功的关键。在持续收集网友跟帖一周后,南方都市报记者兵分八路,他们的目标就是将已经整理分类的网友问题分别递交给相应的分管副市长以及市长。

“围堵行动”在第一天就首战告捷,当时分管国土资源、住宅房地产、环保等方面工作的副市长吕锐锋,分管食品药品监管等方面工作的副市长卓钦锐和分管贸工、金融等方面工作的副市长陈应春欣然接下了问话材料。随后几天,其他几位副市长也相继接招,并承诺给予回复。问话得到官方回应,也激发了网友更大的热情,点击和跟帖量一下子暴增数倍。后来的统计显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话问市长”点击率超过7.5万人次,跟帖近2200条,刷新了奥一网单条新闻回帖纪录。

几位副市长在接下记者递上的材料后,均承诺会认真研究,并及时答复。副市长吕锐锋则最早进行了回应,他在接招第二天就亲自致电本报记者,就市民和网民重点关心的房价、环保等问题,一一进行详细解答。吕锐锋回应之后,本报记者抓住各位副市长出席公开活动的各种机会,询问他们对网友问话的回应,多位副市长在随后陆续作出回应。

高潮在市“两会”结束时到来,在市四届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话问市长”得到时任市长许宗衡的正面回应,他就网民最关心的房价高、看病难和清水河空气污染三大问题逐一作出解答,至此,“有话问市长”的“处女秀”划上了一个圆满句号。

网络问政方兴未艾

网友并不希望“有话问市长”成为一个句号,市“两会”结束后,不少网友对该栏目依依不舍,呼吁将“有话问市长”常态化。不过,也有人提出反对,认为“有话问市长”不可或缺市长或副市长的回应,如果常态化开设,难以保证他们及时进行回复,“有话问市长”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2006年之后,“有话问市长”成为品牌栏目,每年的深圳市“两会”,南方都市报和奥一网都会联合推出,同时,“有话问市长”也向各区和政府职能部门延伸,相继推出了“有话问区委书记”、“有话问区长”、“有话问局长”等。

而在代市长王荣“空降”深圳之后,网友也立即通过“有话问市长”平台向这位新任代市长表达期待和发问,截至目前,网友跟帖已经超过4500条。据奥一网工作人员介绍,王荣在去年底邀请网友“一起当市长”为政府工作报告建言献策时,很多网友也是通过“有话问市长”的平台参与。

如今,当年推出“有话问市长”的奥一网开辟了专门的网络问政平台,并在近几年中推出了“捎给汪洋书记的话”、“珠三角纲要民间拍案”等一系列网络问政活动,可以说,从“有话问市长”吹来的一股网络问政清风,如今正在方兴未艾。

隐情

吕锐锋连夜看完16页材料

“有话问市长”这一栏目的开设意在与官方形成互动,如果官方没有回应,只是网友和媒体自娱自乐,显然就失去了意义。“南方都市报并非深圳本地媒体,在深圳官方资源占有上没有优势,所以能不能把网友问题递交上去都难说,更何况要市长们主动回应。”当时在南方都市报深圳记者站做记者的宋元晖说,起初每个人心里都没底。

直到三位副市长第一天接下招,宋元晖开始觉得有戏,一面让同事继续递交材料,一面交代相关跑线记者联系副市长们的秘书,了解副市长们看完网友材料后的反应,“虽说是了解和询问,其实是督促。”

三位副市长接招后的第二天傍晚6点,宋元晖接到了一位男士的电话,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告诉他,这是副市长吕锐锋打来的。宋元晖说,吕锐锋在电话那头告诉他,已经连夜看完递交的16页材料,希望能尽快让热切关注的市民获得回复。在40分钟的电话交流中,吕锐锋对市民关注的房价、环保和物业管理等问题一一回复。

吕锐锋的来电,让宋元晖感到惊喜,“一下子有了信心,知道怎么做下去了。”正是因为吕锐锋的来电,派出去“堵”其他副市长的记者们也自信爆棚,后来,他们陆续带回了多位副市长回应的消息。

假如

网络问政更需要理性网民

深圳作为移民城市,市民参政的意识十分强烈,似乎从来就不缺乏民意先锋、维权斗士等民间意见领袖,这是因为移民城市对于各种文化具有海纳百川的气度,拥有各自文化背景的人们在这里相互碰撞磨合,彰显个性,这里有一种倡导自由发言的集体氛围。

正因为如此,网络问政得以在深圳这片土地上率先破壳,不过,我们在津津乐道这种互动的融洽之外,也要注意避免网络表达自身所存在的缺陷。网民毕竟只是公民的一部分,网络民意自然也就是全体民意的一部分,还有很多人无法在网络世界表达意见和诉求,所以网络民意并不能代表全部民意,要防止一些人“被代表”,防止网络问政被少数人操纵而去影响政府的决策。

网民的整体文化素质也值得关注,不少网民在网络建言中只顾着宣泄,缺乏逻辑,流于空洞的表达,这样并不能和政府建立起一种很好的互动关系,甚至会有反作用。另外,网络信息具有无限性和可操纵性,一般民众并没有鉴别能力,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消化这些信息,这就造成一些民意被误导,导致民意的非理性和非规范性,使得网络民意很难被均衡代表。

圣境西游破解版

御剑仙缘小米版

教主之家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