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建立公平的城乡社会保障制度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8:30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建立公平的城乡社会保障制度

“我们退休以后还能领到养老金吗?到时候,退休金还能买得起馒头吗?”离退休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但面对养老金入不敷出的传言,80后们也开始担心养老生活了。  时下,为养老忧虑的人群不在少数---两三年后即将退休的人担心延迟退休年龄,农民担心养老金太低,城镇居民担心养老金贬值……更多数的人担心养老金缺口与缩水可能影响未来的养老生活。  对此,中山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申曙光近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发展大体上已经走完了第一个阶段,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如果说第一个阶段主要是顺应经济体制改革而对社会保障体制进行被动式改革的话,第二个阶段则是根据社会保障内在的发展规律、存在的问题,以及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种种不适应进行主动的制度调整。这应当是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升级的基本内涵。”  7月25日,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举行的二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传出消息,人社部会同有关部门正在对社会保障制度方面的问题进行清理、研究,其中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  退休前夕的担忧  2012年,一条“延迟退休年龄”的新闻让即将退休的河南籍打工者岳女士开始担心:“你们记者消息灵通,你觉得国家会延长退休年龄吗?”据她讲,那段时间她逢人就讨论延迟退休年龄的事,试图从讨论中得到“不会延迟退休年龄”的答案。  “这眼看快要退休了,又要搞延迟退休,弄不好,还得多补交几年社保。”岳女士下岗以后,一直是靠自己打工挣钱补交社保。  2012年6月,人社部有关负责人称“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据当时网上调查,反对者达到九成以上。半个月后,人社部再度表态:“延迟退休政策要非常慎重。一些媒体所说的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甚至更晚 ,不会在近期立刻实施。”  人们对于养老生活的担忧并非“自寻烦恼”。虽然我国已经建立起养老保障制度的基本框架,但近年来有关资金缺口,公务员与企业员工、城市居民与农民的差异化问题,成为公众诟病的两大问题。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的养老金制度严重碎片化,结构不清晰。 十二五期间,我国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改善民生,养老金制度必然需要调整结构。”  实际上,目前国内专家已经形成上述共识。申曙光建议社会保障体系升级瞄准普惠化、公平化、法制化、信息化、科学化以及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等方向发展。  人口老龄化倒逼改革  我国要建立可持续的养老保障制度,应明确政府和市场在养老保障制度方面的分工,并建立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  “明确我国城乡养老保险制度整合的战略目标,是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的重中之重。”西南财经大学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林义强调。  林义认为,完善覆盖城乡居民的养老保障制度,为中国城乡居民建立起多层次、可持续的养老保障制度,必须从战略高度进行顶层设计,必须对城乡养老的战略目标定位、制度框架设计、运行机制和核心技术等,有系统、全面、清晰地认识和把握。  此外,林义建议,在2015年以前,要突破政策障碍,积极发展各类补充养老保险制度。通过税收优惠、政策扶持、强化监管,积极推进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家庭年金、个人年金和商业人寿保险计划等。  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我国社保制度建设要坚持“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的“十二字方针”。  林义认为,科学设计我国城乡养老保险制度整合的目标,必须充分估计到人口老龄化挑战及其严峻后果,必须充分考虑统筹城乡社会保障制度构建的总体要求,必须充分考虑养老保障体系可持续发展这一关键,必须充分考虑现行养老保障制度与覆盖城乡的养老保障目标的对接和有机结合,争取赢得战略主动,切实避免战略失误。  “中国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乃至整个社会保障制度,是非改革不可的,不然将不可持续。”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曾强调。  推进多层次养老金体系建设  “养老制度设计必须遵循吃饭靠政府、改善靠个人的原则,因此需要推进多层次养老金体系建设。”对于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杨燕绥曾提出上述原则。  唐钧也持类似观点,对于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他表示按照国际惯例,至少应该把养老保险划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基本养老保险,现收现付。全民不分身份、职业,都以国家公民的资格缴费参保,由政府负责保障基本生活需求。基本生活需求是可以定量的,可以按生活必需的商品和服务来计算,然后区分地区差别,再按物价指数逐年调整;第二个层面是补充养老保险。个人养老账户通过储备积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根据自己的需要和能力,自愿参加。由政府立法监督,但由市场运作。  “按这样的思路设计养老保险制度,也避免了在双轨制 (企业单位和事业单位)、 三轨制 (再加上党政机关)、 四轨制 (再加上农村)上纠缠不清。”唐钧指出。  事实上,上述思路在中国社会保障理论界颇具共识。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刘福垣()此前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靠技术措施解决所谓的养老金缺口问题没有出路,因为自养老保险制度诞生的第一天起,其现值与未来值的矛盾就存在,而且至今看来也是一个解不开的扣,养老金对财政补贴的需求将越来越大。”  刘福垣建议从根本上跳出社会保险的传统套路,走社会保障的路子,即纳入中央财政预算,实行“目标补贴、按需分配”的原则。  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已经迫在眉睫,推动改善民生和提供社会公平,是中国经济升级版的“人本属性”。  养老制度是中国社会保障的核心组成部分,而中国社会保障升级是中国经济升级版的不可或缺的版图,也是“中国梦”的基础保障。对于热议中的的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我们拭目以待。

alevel留学

alevel补课

a-level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