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硅谷与美国国安局关系因同一目标而紧密

发布时间:2020-02-19 07:43:11 阅读: 来源:滚丝机厂家

当Facebook首席安全官马克斯·凯利(Max Kelly)在2010年离开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时,他没有去谷歌(微博)、Twitter或其他硅谷公司。这位曾经负责保护10多亿Facebook用户的个人信息免受外部攻击的公司高管转而投向了一个庞大的、负责管理和分析海量数据的政府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

凯利转投国家情报机构的消息以前从来没有被报道过,而他从硅谷改投美国国家安全局之举凸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硅谷与该局之间的关系正在变得越来越深厚,而且双方从事同一项业务的程度也在日益加深。不管是硅谷还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目标都是寻找各种方法来收集、分析和利用有关美国人的数据;唯一的区别在于,国家安全局做这件事情是为了搜集情报,而硅谷则是为了赚钱。

最近国家安全局所谓“棱镜”(Prism)项目的曝光已经促使谷歌、雅虎和Facebook等公司纷纷否认该局能直接进入其电脑网络,但同时承认如果国家安全局发出秘密的特定数据收集命令,则这些公司就会遵循。据说,“棱镜”项目会从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那里收集海外人士使用其电子邮件服务及从事其他网络活动的信息。

科技专家和前情报官员指出,硅谷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聚焦”以及数据挖掘技术——这种技术既创造一个行业,同时也是一种至关重要的情报工具——的崛起已经创造出一种更加复杂的现实情况。

硅谷拥有美国国家安全局想要的东西:海量的私人数据以及最复杂的分析软件。而与此同时,国家安全局则是硅谷数据分析行业最大的客户之一,这是硅谷中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之一。为了获得最新的软件技术来操控和利用海量的数据,美国各大情报机构都在对硅谷创业公司进行投资,与其签署保密合同,以及聘用像凯利那样的技术专家。

“我们都在从事于这样的大多数业务模式。”旧金山研究机构Constellation Research首席执行官兼分析师雷·王(Ray Wang)说道。“现在我们有了很多联系,原因是数据科学家和建设这些系统的人之间有很多共同兴趣。”

虽然硅谷向美国国家安全局及其他情报机构出售设备已有数十年时间,但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双方的兴趣正开始汇聚到新的数据收集方式上。在这几年时间里,电脑存储技术的进步已经大幅降低了储存海量数据的成本;而与此同时,数据用于消费者营销活动的价值正开始增长。“这些世界重合到了一起。”纽约互联网创业公司Explorist的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克鲁格(Philipp S. Krüger)说道。

跟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总预算一样,该局到底在硅谷花了多少钱也是保密信息,但根据独立分析师的估测,该局预算应该在每年8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之间。

虽然大型互联网公司宣称它们只有在法律逼迫下才会不得已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但据目前或曾经从事这个行业的官员透露,这些公司有时候会秘密组织内部专家队伍,试图找出一些方法来更加彻底地与该局合作,使其能在更大程度上获取公司客户的信息。这些官员指出,互联网公司之所以会这么丛,是因为它们想要自己控制向国家安全局提供数据的流程。此外,这些公司还面临着来自于国家安全局的微妙而强大的压力,被迫让后者能更容易地获取数据。

据消息人士透露,互联网通话服务提供商Skype已经启动了一项名为“Project Chess”的秘密项目,目的是探索合法的技术方式来让Skype的通话信息随时可被情报机构和执法官员调用。这些消息人士要求匿名,原因是不想惹上与情报机构有关的麻烦。

“Project Chess”项目以前从未被披露过,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这个项目的规模不大,仅限于Skype公司内部的十来号人,之所以被开发出来是因为这家公司有时候会就法律问题与政府之间展开有争议的讨论。这个项目是在大约五年以前启动的,随后Skype的大部分股权都被当时的母公司eBay在2009年出售给了外部投资者。到2011年10月份,微软完成了85亿美元收购Skype的交易。

去年一名Skype高管在一篇博文中否认称,Skype运营方式最近发生的改变并非是按微软的指令而作出的,不是为了能让执法机构更容易获取信息。据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爱德华·斯诺顿(dward J. Snowden)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在微软收购Skype以前,后者就已经找到与情报机构合作的方法。据斯诺顿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Skype在2011年2月6日加入了国家安全局的“棱镜”项目。

微软高管现在不再愿意确认Skype在几年前发表的声明,内容是Skype的通话不会被窃听。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Frank X. Shaw)拒绝就此置评。

为了在硅谷中聘用人员,国家安全局已经派出了最高级的一些官员,以期吸引万里挑一的人才。国家安全局局长、美国网战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曾在去年夏天于拉斯维加斯召开的全球最大的黑客大会之一上露面,当时他身穿没什么个性的T恤衫和牛仔裤,表情刻板地发表了主题演讲。在这次名为Defcon的黑客大会上,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国家安全局招聘黑客。

在前提科技和信息安全会议上,也经常都会看到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的身影。“他们毫不避讳自己想要从黑客社区里招人的兴趣。”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下属互联网和社会中心(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主任詹妮弗·格拉尼克(Jennifer Granick)说道。

不过,真正让国家安全局与硅谷之间日益紧密的关系变得最为具体化的,恐怕非肯尼斯·米尼汉(Kenneth A Minihan)莫属。

米尼汉曾是空军情报官员,他曾在克林顿政府中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退休时为止。随后,他曾负责国家安全局的外部专业网络组织。今天,米尼汉是华盛顿风险投资公司Paladin Capital Group的董事总经理,这家公司的部分业务就是为创业公司提供融资,然后由这些创业公司为国家安全局及其他情报机构提供高科技解决方案。实际上,米尼汉可以说是国家安全局的高级“侦察员”,该局正试图依靠最新技术来分析和利用美国境内乃至全球范围内的海量数据。

Paladin战略顾问委员会的成员里包括小理查德·舍弗勒(Richard C. Schaeffer Jr),他曾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名高官。Paladin是一家民间公司,而美国情报社区还拥有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这家名为In-Q-Tel的公司是由美国中情局(CIA)提供资金的,目标是对高科技创业公司进行投资。

数据分析行业中的许多软件公司都不避讳自己与情报机构之间的联系。波士顿创业公司Crimson Hexagon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加里·金(Gary King)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曾在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市(Langley)的美国中情局总部发表过有关该公司社交媒体分析工具的演讲。

展望未来,硅谷与美国国家安全局之间的合作关系将会变得越来越紧密,原因是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预测,从现在起到2016年之间,数据存储行业的复合年增长率将会达到53%。

“我们正在到达一个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上,拥有用户数据的价值已经超过了储存数据的成本。”旧金山民间电子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EFF)的技术分析师丹·奥尔巴赫(Dan Auerbach)说道。“现在,我们用动力将这种情况永远保持下去。”

与此同时,作为主动型的数据挖掘业务,社交媒体网站正在大规模增长,其能力已经超越了单靠政府所能达到的高度。“你会愿意把自己的数据交给Facebook,但永远都不会愿意主动把数据交给政府。”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作者曾戏称:无论Facebook推出什么 都将迎来骂声

下一篇:排行榜施暴:受众丧失评估能力 自主沦为奴 对“硅谷与美国国安局关系因同一目标而紧密”发布评论

胶管软管管材试验机生产商

机车制动软管风水压试验机技术资料

超高压气动气体增压泵